恋爱初体验(民间故事)

2020-03-02 18:41栏目:表白的民间故事
TAG:

  2004年的夏天,画室内,上晚自习学生们围着场中央的男模特坐成一圈进行着速写练习,其他学生的目光都在模特与笔尖交替游移,只有一个坐在马扎上的男孩用军绿色的画夹挡着脸,不时将脑袋探出画夹,偷眼望一下坐在自己左侧对角梳马尾辫专心作画的女孩。

  女孩感觉到有一双属于异性的眼光在某处炽热的注视着自己,她的心不由之主的狂跳起来,白净的脸庞不知不觉染上了绯红。下课的铃声响起,女孩才缓缓的舒了一口气。男孩手忙脚乱的将画纸塞进画夹里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两天的专业课之后便是三天的文化课,男孩坐在女孩的后排,上文化课的三天男孩都可以贪婪的从后面欣赏女孩的倩影。

  有一天男孩终于鼓足了勇气。下课后,男孩局促不安的走到女孩座位旁,男孩感觉好像整个班里同学们的眼睛都在盯着他,还未张口,已经脸红耳热,男孩羞答答的问女孩:“你可以出来一下吗,我想跟你说点事儿。“女孩问:“不能在这里说吗?”“这里不方便说。”“好吧。”得到答复后,男孩故作镇定的走出教室,在走廊的窗边站住,两只手扶着窗台,好像要把整个身体的重量压在两只手上,眼睛漫无目的的看着窗外。女孩也有些不自然,快步移出教室,走到男孩身旁。

  “那——那放学了我在——在那边等你。”男孩指着一处窗口,那个窗口的走廊放学时经过的学生少,同班的同学更是少有从那走的。

  最难捱的是约会前的上课时间,男孩时不时的朝女孩的座位望一眼,“她是不是已经猜到了我的用意,她的脸那么红,她是不是已经觉察到我在看她……”上课的内容男孩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层出不穷的想法已经牢牢占据了他年少的心,男孩只希望早点放学,脑海中无数遍构思着开场白及如何进入主题的场景。

  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声终于响了,男孩觉得约会不能让女孩等自己,于是快速的收拾停当去了约会的地点,这是他第一次和女生约会。男孩很享受这种等待女孩的时间。男孩既不希望女孩快速的出现,也不希望女孩让他等得太久,更不希望女孩出现的时候碰到熟人,女孩在男孩的心神慌乱中款款走来。

  “梵高还没有从事绘画的时候,他在法国巴黎的画廊做销售员,然后他租住了一套房子,他喜欢上了房东的女儿厄休拉,但是当梵高向厄休拉表白的时候,厄休拉拒绝了,梵高心里很难过——”男孩嚅嗫的讲着故事,讲着讲着直到自己都觉得故事讲得索然无味,和自己想象得一点都不一样,于是停住,注视着女孩的表情,女孩的脸庞泛着红晕,《人与自然》中产卵时的北美哈鱼的画面在男孩的头脑中一闪而过。“她大概懂我的意思了。”男孩心想。

  从一个学校每天两次的放学的景象,就能看出这个学校学生未来的样子。校门的两侧,一侧是一马当先挤出校门的学生如脱缰的野马放浪不羁,一侧是争先恐后堵在校门的学生却如戴脚镣的囚犯举步维艰。学校的秩序就是社会秩序的缩影,而男孩觉得自己不应该与那些不文明、缺乏秩序的人同流合污,所以他总是放学后先在操场上溜几圈或者在教室里看会儿书,等到校门口人群散去,男孩才不紧不慢的将自行车从车棚推出校门,男孩觉得这样很酷。

  男孩努力想做到与女孩并排而行,男孩觉得自己走快了,于是放慢脚步,女孩却走到男孩前边,男孩加快脚步,女孩又到了男孩后边。男孩觉得既然故事开了头,就要有头有尾,于是边走边继续自己的故事,虽然他并不确定女孩能时刻在他身旁听到故事的全部。

  “梵高被厄休拉拒绝后,他辞掉了画廊的工作,因为他觉得顾客并不能真正欣赏自己购买的画作,他们只是有钱的臭皮囊而已,梵高不屑于与他们为伍,然后梵高选择成为一名牧师,他自愿到最艰苦的矿区传教,目睹了生活在水生火热中的穷人,梵高同时开始了绘画之路,因为同情穷人而与教会发生冲突被教会解雇,接着他爱上自己离婚守寡的表姐,但是表姐一样拒绝了他。”

  女孩听着男孩味同嚼蜡式的故事,但女孩没有打断男孩,直到男孩自己停了下来。

  “梵高离开家,他又爱上了一个怀孕的妓女,并且与妓女同居,期间梵高开始绘画,接着他去了浪漫之都法国巴黎寻找灵感继续绘画造诣,但是当时没有人欣赏梵高的画,所以梵高特别穷,只有他的哥哥提奥一直鼓励他,后来梵高去了普罗旺斯,在那里他结识一个后来很有名的画家高更并且成了朋友,可能是因为周围人的不理解,和自己压抑的太久,梵高得了精神病,有一天他和高更就艺术问题吵了一架,梵高就砍掉了自己的耳朵,并且把耳朵当成礼物送给了他的情人。”男孩顿了顿继续讲:“梵高被送进了精神病院,他每天都会出去野外写生,在一次写生的时候,他朝自己的太阳穴开了枪,自杀死掉了。”

  男孩的故事讲完了,夏日的马路上女孩和男孩骑着各自的自行车在车流中穿行,男孩觉得着在车来车往的街上并排骑自行车不适合聊天,尤其是对于自己这种生性腼腆的男孩来说,因为费了半天劲才想好的话,刚想说,前边准会出现挡路的车子,所以并排骑行的两人不得不分开,等再并排到一起的时候,话又不知从何说起。

  男孩在抛出那个询问句的时候反复预想的的是另一种回答,一种每个童话故事都有一个完美结局的回答。他只是在想女孩是否能体会到自己的多情,却没有认真思考一下女孩回答中暗含的怀春。

  男孩和女孩骑车到了分岔路口,男孩停下车,望着女孩远去的背影,心里暗暗有了另一个计划。

  男孩认为女孩已经懂得了自己的心意,而且女孩没有拒绝,说明女孩对自己也是有意思的,于是男孩计划下一步约女孩周末出来玩。

  第二天上午课后,女孩和闺蜜到操场的小卖部买零食,男孩在楼道外扶着窗台装作看风景,当他看到女孩和闺蜜向自己方向走来的时候,男孩上前将女孩单独邀到窗边,

  “你想去哪玩?”男孩觉得让女孩决定去哪里玩,女孩就会说出自己的真实的想法,这样问是体贴女孩的表现。

  女孩莞尔一笑,“轧马路就是你和我骑自行车在街上各处溜达。懂了吧,老夫子!”

  男孩被女孩俏皮的称作老夫子,虽然不是很明白这个老夫子的原型是什么,但肯定不是指孔老夫子。男孩觉得被自己的爱人取了昵称是一件很幸福的事,那么是不是也要给女孩取一个昵称呢,“小宝贝儿”是第一个蹦出来的名字,但男孩没有叫出声。

  晚饭的餐桌上,男孩并没有把自己约会的事情告诉父母,其实男孩很想把自己和女孩约会的事情告诉双亲的,他很想让父母帮自己出谋划策,但这一切完全是自己的臆想罢了,现实情况是他能想到家人的反应,父母是传统的人,可能天下大部分的正常父母是不能接受孩子早恋的,男孩只能这样安慰自己。早恋有害身心健康这条公理,从上学时起就在男孩脑中被反复灌输,但此时显然青春迸发的荷尔蒙占据了上风。

  周末的早晨,男孩很早就起床了,在挑选衣服的时候遇到了难题——男孩的衣服全是母亲帮着买的,男孩也没有和母亲一起去买过衣服,男孩并不挑剔,母亲买什么衣服,男孩就穿什么衣服,男孩并不是没有自己喜好的衣服,男孩只是害怕自己的喜好不合母亲的眼光而招来母亲的数落,更害怕母亲洞察出自己的内心——男孩觉得没有一件衣服适合自己赴约时穿,男孩只好从现有的衣服中找出看上去比较酷的一件穿上。男孩告诉母亲要出门,母亲有些意外(因为男孩以前每逢周末都是呆家里看电视,父母总要唠叨男孩在班里要多交朋友,周末一起出去玩),男孩一想到要和女孩约会,自己都感到难为情。父母问男孩去哪里,男孩撒谎说找同学玩去。

  男孩提前一个小时出了家门,骑在自行车上男孩心情无比惬意,男孩边骑车边自言自语:“蓝天你好、白云你好、鸟儿你好、小树你好、桥梁你好、河流你好、汽车你好、高楼你好…”男孩念起了最喜欢的一首诗,“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告诉他们我的幸福,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我将告诉每一个人。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男孩在约好的地点停了车,他骑在鞍座上,一只脚踩着脚蹬,另一只脚踏着路牙支撑身体,男孩以为这种等待的姿势会显得很帅气。男孩没有手表,更没有手机,以男孩的家庭条件,本来这些需求家长是能够满足的,可是男孩一方面不想被同学发现自己的富有,另一方面男孩内心却享受着自己制造的优越感。男孩不知道的是在班里比他经济条件好的同学大有人在。

  男孩不知道女孩住在哪里,也没有女孩的号码,更不知道此时此刻的时间,女孩迟迟没有出现,男孩胡乱猜想起来:是不是女孩变卦了;是不是女孩故意耍他;是不是女孩正在某个角落看着他;是不是女孩在考验他…难道女孩成了《等待戈多》里一个遥遥无期的等待了吗?”男孩觉得自己现在是世界上最不幸的男孩,“计划太不周全了。”男孩心想。

  男孩以为女孩不会来了,然后悻悻地离开。男孩害怕回家太早被母亲盘问,于是去了书店,消磨余下的时光。

  周一的早晨,男孩在走廊迎面遇见女孩,男孩装作对女孩视而不见,女孩主动快走两步到男孩跟前。

  男孩感觉到眼前的这个女孩将要离自己而去,而自己只是眼睁睁的看着,没有伸手去挽留。男孩将自己想象成《大话西游》里的至尊宝,在戴上紧箍咒之后,看着紫霞离自己而去,却不能伸手挽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恋爱初体验(民间故事)相关新闻

  • 民间故事茅山道士
  • 星座神话故事
  • 关于岳飞的简介50字岳飞简介50字左右
  • 有多少传奇故事才能配这一身奖章!
  • 表白的那些事。。。
  • 最新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