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爱情的童话故事

2020-01-09 20:19栏目:表白的童话故事
TAG:

  早上,老鹰回来了。它看到树下有打斗的痕迹,发现了黄色的毛发和坚硬的鳞片散落了一地。看到这些东西,老鹰欣喜无比,赶回鸟巢,问他的孩子:“谁杀了无脚蜥蜴?”

  它有那么多孩子,以至于一开始都没有注意到有两个被蜥蜴吃掉了。雏鹰们回答说它们也不清楚。它们只知道自己当时危在旦夕,但在最后一刻却被解救了。

  阳光挣扎着穿过茂密的树枝,照在了小薇德柔斯金黄色的头发上。她躺在角落里,蜷作一团。当老鹰看到她时,它在想是否是这个小女孩给它带来了好运,是否是她的魔法杀死了敌人。

  老鹰说:“孩子们,我把她带到这里来给你们作美餐的,你们却没碰她。为什么?”可是,雏鹰们都不回答,而薇德柔斯睁开了眼睛,看上去比原来要可爱七倍。

  从那天起,薇德柔斯如同小公主般生活着。老鹰飞遍树林,搜集来最柔软最葱绿的青苔给她做了一张床。然后,它用嘴采来田野里或山上最绚烂、最美丽的花朵来装饰她的床。这张床是如此漂亮,以至于整个森林里,没有哪位仙女不乐意睡在那张架在树梢、可以随着微风摆动的床上。当雏鹰们学会飞翔后,老鹰教它们寻找薇德柔斯喜欢的水果和浆果给她吃。

  时光流逝,薇德柔斯一年比一年高,一年比一年漂亮。她快乐地生活在自己的安乐窝里,从没想过离开。她只是在日落的时候站在安乐窝的边沿,看着这美丽的世界。

  森林里所有的鸟都来陪伴她,它们过来和她说话。老鹰们从很远的地方给她带来奇花,与她共舞的蝴蝶就是她的玩物。就这样,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她也长到十四岁了。

  一天早上,皇帝的儿子外出打猎。他没骑多远,就有一头鹿从树丛中窜了出来,跑在他的前面。王子立刻就展开追击。鹿跑到哪儿,他就跟到哪儿。直到最后,他发现自己身处森林深处,这里没有人迹。

  森林里树木十分茂盛,异常黑暗。王子停了片刻,专心倾听。他竖直了耳朵想要捕捉到可以打破这种沉寂的声音。这样的沉寂几乎把他吓倒了。但是,他什么也没听到,就连猎狗的吠声和号角的声音也没有。他站在原地,考虑是否应该继续往里走。当他抬头往上看的时候,一缕光线似乎从很高的树顶倾泻下来。在光线里,他看到一个鸟巢,里面的小鹰的脑袋正越过巢的边缘观察他。王子搭上了箭,瞄准目标。可是,就在他要朝小鹰放箭之时,另一道光束使他目眩。那道光十分明亮,王子用双手捂住脸,他的弓落在了地上。当他最后终于敢偷偷往外看一眼的时候,薇德柔斯正盯着他瞧,她金色的头发在她身边摆动。这是她第一次看见人。

  王子大声说道:“告诉我怎样才能够接近你。”但是,薇德柔斯只是笑了笑,摇了摇头,就轻轻地坐下了。

  王子找不到小薇德柔斯,无奈地转身走出了森林。可是,他的心中从此充满了对薇德柔斯的渴望,以至于没过几天,他第二次返回森林再次来找薇德柔斯。这一次,他连薇德柔斯的影子都没看到。他伤心地回到家里。

  最终,皇帝发现了王子情绪上的变化,就叫来他的儿子,问他发生了什么事。王子向父亲坦陈,薇德柔斯的样子占据了他的灵魂,没有她,他就绝不会快乐。

  起先,皇帝感到非常痛苦。他怀疑一个来自树梢的女孩能否成为王子的好妻子。但是,他又十分疼爱自己的儿子,所以他发誓倾其全力找到她。

  次日早晨,信使们就被派到各处去寻找那个住在森林里、树梢上的姑娘。他们还承诺,如果有人能帮忙找到这个姑娘,这人将得到大量的财产和宫廷里的职位。可是,没有人知道。王国里所有的女孩都住在地面上,都住在房子里,所以,她们一想到有人会在树上被抚养大,就笑了起来。这些女孩轻蔑地把头一扬,说出了皇帝所说的话:“她不会成为好妻子的。”

  信使们几乎要绝望了。这时,一个老妇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她又老又丑、驼背、秃头。当信使们看到她时,都捧腹大笑。老妇人说:“我可以告诉你在哪里能找到那个住在树梢上的姑娘。”可是,听了她的话之后,信使们笑得更凶了。

  信使们大嚷道:“滚开!老巫婆!你会给我们带来厄运的。”但是,老妇人牢牢地站在那儿,宣称只有她知道到哪儿去找那姑娘。

  最后,最年长的信使说:“跟她去。皇帝的命令很清楚,知道那姑娘情况的任何人都要立刻去宫里。把她放到马车里,带着她一块儿走。”

  皇帝命人立刻把这两样东西拿来。老妇人把这些东西夹在腋下,上路了。皇家猎手跟在王子后面,而老妇人则走在他们后面一点点。

  噢!那个老妇人走路的时候发出那么大的响声!她喋喋不休,语速很快,腋下的水壶还发出巨大的碰撞声,让人以为一帐篷的吉卜赛人正从下一个拐角走来。当他们到达森林的时候,她吩咐其他人都在外面等着,自己一个人走进了漆黑的树林。

  老妇人在薇德柔斯居住的树下停住了。她收集了些干柴,点燃了火。然后,把三脚架支在了火堆上,又把水壶放在了三脚架上。可是,水壶有点问题。因为老妇人每次以最快的速度把它放在该放的位置时,它都会翻倒,哗啦一下掉在地上。

  这一切就像被施了魔法一样。薇德柔斯一直从她的安乐窝里悄悄地看着发生的事情。她对老妇人的愚蠢失去了耐性,大喊道:“三脚架在土堆上站不住。你得把它移动一下!”

  老妇人抬头望着安乐窝,问道:“我的孩子,可我把它移到哪儿呢?”说话的同时,她还努力用一只手稳住水壶,另一只手稳住三脚架。

  薇德柔斯比原先更加不耐烦地说:“我难道没有告诉你这样做没用吗?在树旁边生火。把水壶挂在树枝上。”

  老妇人拿起水壶,把它悬挂在一根小细枝上。可是,树枝立刻断了,水壶落到了地上。她对薇德柔斯说:“要是你能演示给我看,也许我就明白怎么做了。”

  薇德柔斯迅速地滑下光滑的树干,站在了愚蠢的老妇人旁边,教她怎么做。可是,老妇人立刻抓起了女孩,把她背在了肩上,以最快的速度朝森林外跑去。王子正在那里等候着。

  当他看到她们过来的时候,他激动地冲上前去迎接她们。王子用双臂接过女孩,在所有人面前温柔地亲吻了她。然后,把一件金色的衣服穿在她的身上,珍珠盘绕在她的发间。她坐上了皇帝的马车。这辆马车是由世界上最洁白的六匹马拉的。它们一路不停地把她带到了皇宫的大门口。

  三天后,婚宴举行了,庆祝王子和薇德柔斯的婚礼。每一个见过新娘的人都说,如果有人想要一个完美的妻子,他们就得到树顶上去找。

  黑猫陌尔:楚楚是个好姑娘,爱情你别伤害她。妞儿,看见了吧,我把你是好姑娘这事昭告天下了,以后咱不愁没有小爷们,让那些没福气的都靠边站!

  其实,楚楚是个品行优良的好姑娘,她不抽烟不酗酒,不骂人亦不装纯。她太善良,所以我总担心会有人欺负她,但她从来都没有觉得被别人欺负,除了我们这几个三八。尽管她们寝室打扫卫生从来都只有她一个人在做。

  在我们情窦初开的年代,楚楚的世界里只有单纯的能量守恒和化学方程。最复杂的也莫过于立体几何线性函数。她不懂我为什么总是那么儿女情长,而我也不懂她怎么就没有悲伤。高中毕业之后我们分别去了两所大学,但我们仍然会不定期地小聚一下。我第一次发现这妞的春心终于在狗血的生活中蠢蠢欲动是大二第一学期结束的那个冬天。那天她在电话里用难以言表的激动得都快辞不达意还有点虚张声势的口气跟我说:“我中大奖啦,我前天在超市买东西,结果成了第8888位顾客,超市赠了我一年都用不了的卫生巾,全是ABC,我现在恨不得天天大姨妈!”

  我躺在床上用无比慵懒地声音说:“不就是一大堆带着护翼的小天使么,我还以为你中了一个长着翅膀的大帅哥呢!”

  “真的有帅哥,这都被你猜到了,我要好好给你讲讲这个浪漫的故事!”然后楚楚的声音就更兴奋了。

  后来我在电话里知道了这场艳遇的全过程,但因为楚楚在表达上前言不搭后语的天赋,大部分情节我只能自己去想象,不过大概过程是这个样子的。

  那天她去学校附近的超市买方便面,结果付款的时候站在她前面的帅哥看见她只有一袋面就礼貌地让她先付,却不巧她成了自超市开张以来第8888位顾客。正当楚楚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超市的工作人员指了指门口的海报,说:“恭喜恭喜,同学你可真幸运啊,那些卫生巾都是你的啦!”楚楚看着前面堆成小山一样的ABC,觉得这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了,她简直不敢相信这样的好事会落在她头上。正当超市里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在楚楚身上时,她突然想起了那个让她先付款的礼貌男生。楚楚转过头,看着他一脸歉意地说:“不好意思,其实第8888位顾客应该是你。”

  男生一脸尴尬地笑着说:“没事,这奖,就该是你中嘛,再说我要那些东西也没用啊。”

  楚楚也恍然醒悟一般,说:“那我就不客气啦。”然后她走到那座小山前开始一包一包地装卫生巾,可怎么装都拿不了,赠得也太多啦,难道这超市是不打算干了?楚楚正琢磨怎么把这群小天使带回寝室,那个男生又走到她身旁说:“你要是拿不了的话我可以帮你拿回去。”

  然后,楚楚和男生两人手里都提着满满两袋卫生巾,漫步在蔷薇色的夕阳里,成了D大校园里的一道风景。

  故事的最后楚楚终于想起来着重描述一下那个男生的样貌,她说他长着一对八字眉,薄嘴唇,小眼睛,不算帅但还算干净,笑起来有种太阳的味道。他的名字也很好听,叫吴奇。

  我的直觉告诉我楚楚是对这个吴奇一见钟情了。因为这么平淡无奇的名字,也能被她说成好听,除了爱情我再也想不到别的理由。楚楚终于遇见了一个让她心动的雄性,这件事在挂掉电话十分钟之内就被我三八到众姐妹那里,于是大家开始七嘴八舌帮她出主意。可楚楚觉得我们的主意都太馊了,虽然吴奇把手机号码留给她,但她也不能这么轻易就去表白啊。作为一个众人皆知的好姑娘,矜持可是一条基本准则。

  楚楚这几天给吴奇编辑了近百条短信,可是一条都没发出去,她总是觉得那些借口太牵强,晚上躺在床上拿着手机翻来覆去,电池从满格渐渐变成一格,楚楚眼看着最后一点电力即将消失在这个无尽的黑夜里,那颗好像刚刚才学会呼吸的心也如同坠进海里一般越来越闷。正在楚楚觉得自己要再一次窒息在这个无眠的夜里时,她的手机突然抖了一下。

  “嗨,还记得我么?我是吴奇,你这两天怎么样啊,是不是运气好到爆?”楚楚的小心脏好像突然被人捞出海面,呼吸到大口的新鲜空气一般,整个世界都豁然开朗了。她一字一句地斟酌了半个小时,才回过去一句话:没有啦,大概那天真是因为遇见你才变得那么幸运吧。

  短信发过去后楚楚就开始傻傻地等,可一直等到睡着都没有再收到短信。第二天楚楚一个上午都闷闷不乐,她觉得是自己回短信太慢了,可能吴奇等了很久睡着了。会不会是自己短信回得不够得体?楚楚在各种自以为的猜想里纠结着,就好像她以前特别不理解的肥皂剧女猪脚揪着花瓣说“爱你,不爱你”一样。这种状态让楚楚懊恼但又不能自拔。

  下午,那个死了一般的手机终于又活了,它开始频繁振动,是来自吴奇的短信,一条又一条,楚楚握着手机聊得不亦乐乎。那个下午她又发现,原来吴奇是个挺幽默的人。吴奇成了楚楚的世界里最神奇的一个人,她和他聊什么他都知道,回答也都很有见解。很明显,楚楚对他的喜欢已然成了爱慕。那一阵无论跟楚楚说什么,她都会三句话绕到吴奇身上,一张口就是他怎么怎么样。幸福得就好像他已经是她的什么人似的。

  楚楚说这个周末他要约她去看电影,她发愁自己是不是应该好好打扮一下。约会之前还特意去买了新衣服,做了离子烫。一定要给吴奇留下个美好的印象。其实当年楚楚还曾经是班花呢,虽然是在幼儿园的时候。我觉得楚楚最美丽的样子就是她笑的时候,嘴巴会弯成心形的模样。

  到了周末吴奇来她学校门口接她,他们先去逛了街。他给楚楚买了个心形的发卡,还亲手帮她戴上,他说:“你笑起来的样子很可爱,就像这个发卡的形状。”他一笑,楚楚的脸就红成了樱桃,长这么大都没带过这么好看的发卡,还是一个异性给自己戴上的,楚楚心想:这样会不会太快了啊。

  快到中午的时候他们去吃饭,他带楚楚去了一家很高级的西餐厅。那里的服务生都穿着干净的衬衫和西裤,连微笑好像都有统一标准一样,不多不少,让人即舒服但又不会过分。红白色的桌布和温柔的高脚杯,吴奇的脸的烛光的映衬下多了几分柔情。他说:“你今天很漂亮。”

  楚楚看着那些少而精致的菜肴,咽了一下口水,笨拙且小心地拿着刀叉,想吃又怕一口就把菜都吃没了,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她突然想起吴奇曾有意无意地说过他的家庭还算富有,背景还算显赫,想到这里她心里不禁一颤,难倒王子遇见丑小鸭的戏码在现实中上演了?但转念一想,还是别做梦了,生活既没有电视剧精彩又没有电视剧狗血,就算吴奇真的是王子,她真的是丑小鸭又怎样?王子还是会选公主,丑小鸭只不过是个有台词的配角。

关于爱情的童话故事相关新闻

  • 表白李易峰-我最喜欢的童话
  • 有没有一些隐晦一点而又温暖的告白而不是简单
  • 爱情童话小故事【三篇】
  • 言承旭发文表白林志玲尴尬回复“纠缠”16年的童
  • 表白的歌曲有什么
  • 最新标签